rss 推薦閱讀 wap

極速新聞網_中國新聞_今日頭條!

熱門關鍵詞:  as  云南  xxx  自駕游  中國創翼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體育健身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微商創業

科普刊物:《中國科技縱橫》2005年第2期介紹(全文)

發布時間:2019-06-19 23:47:40 已有: 人閱讀

  1910年法國人就說過,云南的海上出口不應在廣東和香港方向,而應在紅河山谷通向海防和北部灣方向……在沒有鐵路將云南與北部灣和南海聯結起來之前,任何人也不能使云南成為有價值的地區。

  商討多年的泛亞鐵路就要在玉溪至蒙自間動工了。經歷了百年風雨的昆(明)河(口)線米軌鐵路,即將在泛亞鐵路建設中脫胎換骨,重獲新生。為了最后感受一下這條鐵路的神奇,驗證有關它的種種傳聞,2004年12月,我們以當地鐵路職工親屬的身份,搭上了昆河線上的米軌列車。

  米軌,就是指兩條鋼軌距離為1米的鐵路。鐵路的軌距有好多種,除了米軌外,還有準軌。準軌,是標準軌距鐵路的簡稱。在鐵路系統內部說軌距一般都以毫米為單位。我國的標準軌距是1435毫米,全國絕大部分鐵路都是這個軌距。除了準軌,我國還有一些軌距寬于或窄于1435毫米的鐵路,被叫作寬軌、窄軌。

  我國的寬軌有4種,東北有些人修建的鐵路就是寬軌鐵路。窄軌多達19種。據《中國鐵道年鑒》公布的數據,2003年我國國家鐵路的正式營業線多公里。

  昆河線毫米的鐵路,從昆明到中越邊境小鎮河口,全長467公里,是法國人1910年建成的滇越鐵路的滇段。在修建昆河線之前,法國人已經在越南修通了從河內到中越邊界的米軌鐵路,當時中國清政無力,只能由法國人按照他們的意愿選擇軌距。

  我們搭上的這趟“貨搭客車”只有四節客車車廂,其他五六節都是貨車。經過跟乘客聊天,我們了解到,雖然米軌火車很慢,但它還是滇南許多山民與外界交往的惟一途徑。那些小本生意人的香蕉、菠蘿要通過它運出去,他們需要的化肥、水泥,甚至一些生活必需品,要通過它運進來。我們問他們為什么不坐汽車,得到的回答是,沿線許多地方還沒通公路。比如昆明到開遠途中的滴水站到西洱站之間,至今無法從公路到達。

  滇南地區的經濟欠發達,還可以從當地的消費水平看出來。許多鐵路沿線城鎮的出租車起步價都是3塊錢,一般旅店在旅游淡季的標準間是五六十塊錢一天,米軌列車上的列車員每月獎金只有70塊錢。

  按照時髦的說法,經濟欠發達的很大原因是缺少物流、人流和信息流,這三流都要依賴通暢、便捷的交通,而滇南缺少的正是這個。昆明鐵路局之所以盡最大努力保障這條老鐵路的運營能力,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滇南要發展經濟,暫時還離不開這條老鐵路。一些鐵路技術人員私下里對我們說:“為了提高運輸能力,必須把米軌改造成準軌。”

  1992年10月,在亞洲銀行第一屆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部長級會議上,中國政府代表團提出了修建泛亞鐵路的建議。1995年12月,當時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在東盟第五屆首腦會議上再次提出修建由中國昆明到老撾、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國的國際鐵路。之后,中國和東盟各國政府在亞太經合會議及東盟首腦會議上進行了多次討論,修建泛亞鐵路已在東盟各國取得共識。

  泛亞鐵路,是把東南亞上的幾個國家的鐵路和我國的鐵路連接起來,從新加坡起,經馬來西亞、泰國、老撾(或柬埔寨、越南、緬甸)進入我國云南。這個通道將通過我國鐵路網向北延伸,與朝鮮、韓國、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國相連,然后通往歐洲,通過鐵路連通整個歐亞。這個通道一旦建成,將大大加強我國,特別是云南省與東南亞的經濟聯系。目前,規劃中的泛亞鐵路主要有三條線字,請讀《中國科技縱橫》2005年2月號)

  核能專家普遍認為,核能是安全、清潔的能源。在一些發達國家,核電已經成為電力發展的主力軍。有消息稱2020年以前我國還要籌建27個核電站。但對于普通大眾,核物質的強放射性、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事故等,仍令人有些談核色變。

  60多年前,科學家發現鈾-235原子核在吸收一個中子以后能,同時放出2-3個中子和大量的能。放出的能量比化學反應中放出的大得多,這就是核裂變能。裂變反應是由中子引起的,而反應結果又產生了新的中子。如果能用新的中子引起新的核裂變,裂變反應就能連續不斷地進行下去,同時不斷產生能量。人們找到了實現這種產生連續反應的條件,這種反應就叫鏈式裂變反應。鈾-235原子核完全裂變放出的能量是同量煤完全燃燒放出能量的270萬倍。

  于是,人們利用核反應來獲取能源。核能專家普遍認為,核能是安全、清潔的能源,在一些發達國家,核電已經成為電力發展的主力軍。那么核電站會不會污染環境?核電站發生事故的可能性有多大?一旦發生事故,后果將如何?

  既然沾到一個“核”字,核電站會不會像那樣爆炸呢?曲教授告訴我:“核電站發生核爆炸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在核電站有可能發生的爆炸,是氫氣和蒸汽等氣體的混合物的爆炸。所謂的核爆炸指的是像那樣的爆炸,是需要特定條件的,一定體積內核材料的質量必須達到一定的數量。制作所用的燃料中鈾-235的含量非常高,在90%以上,而核電站使用的核燃料僅含有3%左右的鈾-235.有個比喻非常好,如果把比作是白酒,用火柴就可以點燃的話,那么核電站所用的核燃料就是啤酒,酒精含量很低,是點不著的。而且,的爆炸是以一套精密復雜的系統引爆的,這種苛刻的條件,在核電站是不存在的。”

  那么,像20世紀80年代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今天的烏克蘭境內)那樣的惡性核泄漏事故,會不會發生在現在的核電站呢?

  在裂變的過程中產生的長壽命的裂變元素,它們的放射性需要數萬年才能衰減到對人類無害的程度。同時,它們含有毒性大的核素,例如10毫克钚可使一人致死。核廢物的放射性分高、中、低三個水平,核電產生的低中放廢物已有完善的處理、處置技術,但是高放射性廢物處置還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處理不好就會遺禍萬年。

  隨著我國核電站數量的增加,產生的放射性廢物也在不斷增加。目前我國核電站每年產生150噸高放廢物,預計到2010年高放廢物的積存量將達到1000噸。現在所有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只能暫存在核電站的特設的水池中。如果不能及時建成核廢料處置庫,中國核工業將面臨高放廢物無處存放的境地。

  其他國家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例如,美國原計劃在1998年建成高放廢物處置庫,但由于技術難度過高,盡管美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財力、人力進行研究,最終還是不得不將建成時間推遲至2010年。這一結果直接導致了美國40多個核電站儲存核廢料的水池爆滿,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并使核電站業主狀告美國能源部。

  有人提出把高放廢物發射到太空去。但是這樣做的風險太大,火箭在發射過程中一旦失事,整個地球都可能被污染,后果將不堪設想。

  有人提出把核廢料放在南、北兩極的冰山下面。但是國際法明文禁止往南極的冰山扔廢物;北極周圍的國家也強烈反對把高放廢物放到北極。而且前往兩極的海上運輸的風險也很大。

  有人建議,把高放廢物拋入深海,讓它陷入海床,或者通過海上鉆井平臺在海床上打孔,把高放廢物放入深海的海床之下。海洋的確有很大的優勢,它有稀釋作用,萬一有放射性物質泄漏出來,能夠被海水稀釋。但海洋是世界共有的,已經有國際公約規定不允許往海洋里扔廢物。有的國家不產生高放廢物,所以他們也強烈反對。

  有人提出深井注射,在地面上打一個深孔,把高放廢液直接注射進去。過去蘇聯已經嘗試過這種方法,但問題是不確定性太高,無法確定液體廢物被注射下去后會流向哪里。所以這種方法已經被廢棄不用。

  還有人設想通過打孔把廢物放入巖石的熔溶組織,讓它和巖石成為一體,但在工程上來說,沒有什么可行性。

  “你的電影是用膠片拍的嗎?”以前,這樣的說法可能會引發一陣大笑,但是如今計算機和數字攝影技術的發展,使得電影正步入一個嶄新的數字時代。

  在北京電影學院的數字媒體技術研究所,記者接觸到了數字電影技術的方方面面。專家先生介紹說:“事實上,從電影業開始采用數字技術以來,傳統的膠片電影就開始逐步被改造。今天,數字技術無疑已成為電影技術不可或缺的部分,甚至正在成為主導。”

  其實,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數字技術就用在了電影的后期制作上,進行特技的合成。說:“目前對數字電影并沒有太嚴格的定義,從廣義上來說,前期運用膠片拍攝,后期運用數字技術進行特效制作的電影,也可以稱為數字電影。狹義的數字電影則是從拍攝、制作到傳輸和放映都采用數字技術方式。最早的數字技術用在電影里,是幫助導演把圖像進行無縫拼接,消除當時的電影魔術中明顯的人為痕跡和不真實感,這包括我們經常看到的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同場表演,以及非常逼真的超人空中飛行等鏡頭。”

  陳先生旁征博引,帶我領略了數字技術在電影上逐步應用的歷史。隨著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數字制作開始為影片增色不少,通過數字特效,導演能夠創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人、景、物,能復原龐大的古代建筑,能讓現代人和歷史人物對話,還能根據風格和劇情的需要調整攝影機的視點和運動軌跡。《泰坦尼克號》采用數字技術突破了制作的瓶頸,完成了具有高度真實感的大海和冰山畫面,完成了諸如船體扭曲、水浪和冰山多層畫面合成場景,《泰坦尼克號》獲得奧斯卡多項大獎,是數字電影技術與傳統電影技術共同創立的功勛。

  以往的大量傳統電影都是用膠片拍攝的。早期的數字特效制作,需要將記錄在膠片上的影像轉成數字格式再進行數字處理,然后再轉回膠片格式,才能放映。這樣的來回轉換會損害影像的質量。數字攝影機的出現,使得數字特效得以大顯身手,不需要經過膠片和數字的反復轉換,避免了影像質量的損失。

  《星球大戰2:克隆人的進攻》是采用數字攝影機拍攝的影片的一個代表。這部影片全面采用了數字拍攝設備,整部電影沒有用一寸膠片,完全采用數字格式記錄,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數字電影。就連影片的發行也采用數字方式,從發行中心通過電腦網絡,甚至是通過衛星,把影片送到影院去放映。

  我們今天在銀幕上看到的影像大體可分成三種:攝影機拍攝的真實影像;真實的物體與數字技術制造的物體合成制作的影像;完全利用數字技術制作的虛擬影像。

  《侏羅紀公園》里活靈活現的成群恐龍,是使用數字技術塑造影片角色的一個里程碑,獲得巨大的成功,使電影數字技術跨入嶄新的階段。隨之出現了大批以數字技術合成影像為演員的影片,如《精靈鼠小弟》、《玩具總動員》、《最終幻想》等等,里面有很多數字演員。

  數字創造的很多角色比真人更具有魅力,吸引了大批的影迷。《海底總動員》中,各種憨態可掬的魚兒使人捧腹叫絕。《精靈鼠小弟》的創作人員還充分考慮了虛擬的小白鼠與各種環境的結合,并按照這一原則進行反復試驗、調試,讓一個虛擬合成的小白鼠的銀幕形象非常豐富、可信。在創作《帝國反擊戰》時,里面的絕地武士大師尤達還是一個木偶傀儡,甚至連轉動身體都不可能,但到了《克隆人的進攻》這一集中,尤達不僅可以靈活地行走,而且還可以參加戰斗,這都是數字技術賦予角色的魅力。

  《最終幻想》影片的女主角竟然由數字演員來演出,不由得使人感嘆數字技術驚人的進步。看過《最終幻想》的觀眾,一定會被多才多藝、無所不能的女主角所迷倒,認為這就是天使,是一個永遠完美的人。有趣的是,往往這種數字角色不僅演戲精彩,還有別的優點。一位導演是這樣評價他的數字演員的:“比起好萊塢的那些大牌,她永遠不會出現緋聞,永遠不會做錯事情,她不僅讓電影創作超出了人類有限的視點和運動軌跡,而且讓觀眾的想象力可以隨意馳騁,許多觀眾甚至會說,哦,這就是我需要的伴侶。”

  從2000年起,我們目睹一個巨大的電視真人秀浪潮在全球范圍內興起并蔓延,成為一道搶眼的電視文化新景觀。本文介紹真人秀的興起背景、這種節目樣式的賣點、社會各界的批評,對比中西方文化傳統差異造成的節目引進和模仿當中的障礙。

  真人秀的正式稱呼是“真實電視節目”(Reality TV),國外還另有多種叫法,如Game Show(游戲秀)、Reality Show(真實秀)、Trueman Show(真人秀)、Reality Soup Opera(真實肥皂劇)、Constructed Documentaries(創構式紀錄片)等。國內多沿用“真人秀”這一簡單叫法,也有稱“真實節目”的。

  可以說,真人秀引發了一場電視形態的。2001年,真人秀儼然已成為歐美電視的新寵,美國幾大主要電視頻道都把它當作“主菜”,美國廣播公司(ABC)有9檔此類節目,全國廣播公司(NBC)有6檔,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有6檔,福克斯廣播公司(Fox)有9檔,MTV有3檔。2004年夏天,美國四大電視網(ABC、NBC、CBS、Fox)推出了至少20個線年夏季的兩倍。

  短短幾年之間,真人秀從一些帶真實性質的節目雛型迅速發展和蔓延,在電視屏幕上創下驚人的收視率,帶來了巨大的商業利潤。《老大哥》(Big Brother)首創于荷蘭,后被澳大利亞、德國、丹麥、美國等十多個國家移植。美國哥倫比亞電視公司CBS在2000年夏季推出 《生存者》(Survivor),迅速成為收視率最高、影響最大的大型電視節目。福克斯電視公司的《島》(Temptation Island),法國的《閣樓故事》(Loft Story),德國的《硬漢》(Tough Guy),也沸沸揚揚相繼火爆推出,創下一個個收視率奇跡。2004年,美國有兩家有線電視巨頭打算建立一個專門的真實電視節目網絡。

  勁吹的西風中,廣東電視臺于2000年推出《生存大挑戰》,拉開國內真人秀的帷幕。緊跟著,北京、上海也推出了野外真人秀節目。近年來,全國范圍內各類真人秀節目如雨后春筍,有《重走長征路》《奪寶奇兵》《水上訓練營》《城市別動營》《歡樂英雄》《非常6+1》等。各種真人秀或準真人秀,各種模仿或移植的真人秀都在緊鑼密鼓地炮制著。有人將這股風氣戲稱為“真實泡沫”。毋庸置疑,真人秀正形成一道醒目的電視文化景觀。

  真人秀在商業上雖大獲成功,卻在文化界引發了一場大論爭。有意思的是,越是受到批評和非議的真人秀,倒越能吸引更多的觀眾,收視率越發地紅火。

  《閣樓故事》播出后不久,許多者來到法國電視六臺,法國政府有關當局也表示了對節目的不滿。教育界人士稱,這些節目引起的惟一思考是,到底是何種原因讓人們的品位如此之低。社會學者說,電視節目已退化到用來填補我們空虛的生活的境地,看這些節目意味著。

  在德國,真人秀同樣遭到詬病。德國的媒介審查機構聲稱要這種“侵犯人性尊嚴”、“違背德國憲法”的節目。一些嚴肅的批評家表示,這些節目的真正贏家是收視率暴漲的電視臺,而真正的輸家則是人性的尊嚴。倫理學專家吁呼“不是所有能在電視上展示的東西都對社會有利。”德國有一項調查結果顯示,1100名被調查者中有89%的人反對這種節目,甚至有人將之稱為“人類動物園”。

  美國的《島》播出后也廣遭質疑。該節目把4對親密戀人送到一個偏僻小島上生活兩周,這期間讓另外26位單身的俊男靚女上島并生活在戀人中間,目的就是并破壞4對情侶的戀人關系。這是一個不設獎勵的真人秀節目,但結果并非游戲,而是直正的感情取舍。有評論認為,這樣的節目不但助長了窺視他人隱私的社會風氣,而且挑戰人類的尊嚴與道德的底線,在傳媒技術發達的今天尤其危險。

  性、殘酷競爭、隱私、人性陰暗面、大獎這些西方真人秀節目的大賣點,有違于中國人所珍視的文化傳統和觀念,完全照搬是行不通的。廣東臺的《美女闖天關》中,我們看到美女們的眼淚泛濫,不僅是因為生存的艱辛,還因為難以承受彼此之間的傷害。黃隊一名生存能力最強的隊員,在第二輪便被淘汰出局。她認為自己的出局“暴露了人性中的許多東西。”另一個中標呼聲很高的美女更表示:“越玩到后面,越是覺得這個游戲沒有任何意義。好像什么都沒有了,不知道還能留下什么東西……”。

  道德與善惡觀念被業內人戲稱為中國真人秀節目的鐐銬。只有走本土化改造之路,才可能擁有真正的生存空間。國內真人秀的制作者們為了找到本土化道路而動了不少腦筋,如《重走長征路》注入了歷史教育的內容;《美女闖天關》通過“黃河溯源”來挖掘母親河的深遠文化;《走入香格里拉》則力圖體現環保的主題;湖南臺的《完美假期》試圖表現社會轉型時期人們的心態行為及價值觀;央視的《歡樂英雄》突出鮮明的益智特色及挑戰、拼搏和互助的理念。但這些節目的“半紅不黑”又帶出疑問:這樣的節目,還是真人秀么?

  真正的古代青銅器能留到今天的已經為數不多,所以每件都價值連城。但這并不意味著仿制品就可以“偷工減料”,真正的仿制青銅器從原料到工藝都絲毫不遜于真品。

  孟憲忠是北京萬隆合青銅器制作中心的首席工藝師,對于復制、仿制或自行設計制作青銅器都很在行,而目前能夠掌握這門手藝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了。他所仿制的古代青銅器用上好的黃銅做器身,用24k的黃金給表面鎦金、錯金,甚至鑲嵌在器具上的寶石都是貨真價實的。孟憲忠說:“在原件上翻下模具來叫復制,看著原件鑄出來的叫仿制。復制原件必須通過國家文物局的批準才能進行。”

  而按實物的照片刻出花紋是一件慢功細活。古代青銅器的實物大都是國寶級的文物,一般人很難接觸到,包括孟憲忠這樣的工藝大師,大多數時候也只能到博物館里去看實物。所以,在做仿制品時,主要查考的就是照片了。這使我產生了一個疑問,如果只有實物的正面照片,如何知道它另一面的花紋呢,特別是不規則的表面?“這個不用擔心,一些古代青銅器的花紋都程式化了,只要掌握花紋和器皿的規律,看見正面就知道側面或背面了。實在不行,還可以請教考古專家。”孟慶忠回答說。

  古今鑄造青銅器的工藝大同小異,先鑄出毛坯,再修飾表面,打磨、雕刻。有時還需要在制作好的青銅器表面鎦金或錯金銀。

  鎦金與鍍金雖然工藝不同,但二者的效果初看有些類似,都是金燦燦的。不過,一遍鎦金的厚度是鍍金的7-8倍,制作青銅器一般要鎦2-3遍。在孟憲忠的辦公室里擺放的一件按比例縮小的故宮泰和殿門前的鎦金大缸仿制品,他指著這件青銅器說,做這么一件東西要用好幾十克黃金。原則上講,鎦金青銅器在墓里面放著,1000年也不會有變化,但鍍上的金一年就會褪去。

  鎦金就是把黃金熔化了,抹在青銅器的表面。但在一般情況下,黃金的熔點是1000攝氏度以上,在孟憲忠的作坊里很難提供這么高的溫度。但是,把黃金打成薄片,切成絲,放在汞里面,它在200攝氏度左右就熔化了。鎦金的過程有點像抹灰工抹墻。抹平之后,再加熱到300-400攝氏度進行烘烤,鎦金過程便完成了。

  法國人阿蘭·羅伯特去過世界許多大城市的局,因為他經常干一件讓們頭疼的事情,在毫無安全措施的情況下徒手攀爬摩天大樓。從1994年開始,他已經征服了世界30個國家和地區的50多座摩天建筑物。作為現實中的“蜘蛛人”,他自有過人之處。

  “我的感受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在攀援之前的頭幾個小時我的精神極度緊張、恐懼;在攀援的時候,我的精力都集中在攀援上,不能有一點點分神,如果我忽然感到害怕了,我就會掉下來粉身碎骨;等我攀登到樓頂的時候,那種感覺又會完完全全不同,就像一個被判了死刑的犯人,在臨刑的前一秒鐘忽然獲得特赦,那是一種耶穌再生的感覺:震撼、蕩氣回腸。最先的恐懼、攀登的緊張和征服后的快樂這三種感覺的強烈對比,是我最享受的,而且驚恐越大,最后的剎那就越難忘。”阿蘭·羅伯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出了他是如何享受做“蜘蛛人”的樂趣的。

  如果用前文所提到的標準來衡量,阿蘭·羅伯特的某些身體條件并不太適合攀爬高樓,例如他的身高只有1.63米。但是,有那么多的攀巖高手,為什么成為“蜘蛛人”的卻鳳毛麟角呢?郝教授一再強調這與心理素質有著密切的關系:“其實很多人攀巖技術遠遠超過了對”蜘蛛人“的技術要求,但是他們并沒有挑戰自我的勇氣。只有具備了強烈的挑戰自我的愿望,再具備一定的技術基礎,才能達到心理上的成熟。”郝教授認為這與人從小成長的環境很有關系,在一種崇尚冒險的氛圍里長大,人本身就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基礎,就是要和別人不一樣,即便是身體素質和能力沒有達到要求,心理上卻已經有了準備。所以他們愿意去嘗試,甚至不惜犧牲生命。

  對于著名的“蜘蛛人”阿蘭·羅伯特來說,身穿緊身衣、攀巖鞋,腰間帶一個鎂粉盒就去攀爬高樓,這種挑戰自我的壯舉之所以能夠產生極度的快感,多半是因為它總是與死亡有聯系。他拒絕用保險繩,因為“要是系上保險繩,死亡通道也就不存在了,沒有掉下來的概率了,但卻會影響觀賞性,也會降低我的快感。”他甚至不買保險,“我覺得我沒有多余的錢可以去買保險,經常是我一時性起,看見一座高樓我就爬上去了。” 對于死亡他也并不避諱,“我一定是死在攀援中,我知道會有那么一天。”

  隨著數字化時代的到來,特別是“9·11”事件以后,由于反恐、刑偵、信息安全、金融安全等多方面的新需求,以全球定位、無線射頻和生物特征識別為代表的個人追蹤與識別技術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我究竟在哪里?”這個問題聽上去很讓人好笑,但要知道,有時候回答這個問題并不是那么容易。 多少個世紀以來,不論是航海家還是探險者都曾試圖獲得一種定位系統,來幫助他們在茫茫的大海、沙漠或森林中確定自己在地球上的位置,從而脫離歧路,安全抵達目的地。

  全球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簡稱GPS)的出現,使得上述想法成了現實。中國GPS協會的專家介紹說,經過近10年來的使用,GPS以全天候、高精度、自動化、高效益的特點,在中國贏得了廣大測繪工作者的信賴,已經成功地應用于大地測量、工程測量、航空攝影測量和資源勘察等多個領域。其實使用GPS的遠不止是測繪工作者,還包括探險、戶外運動人員和一些并沒有精確定位需要的GPS玩家。

  如果說GPS的功能僅僅是定位追蹤,而無法識別個人身份的話,那么無線射頻標簽就是干這個用的,它能披露你的檔案資料。科幻影片里常出現這樣的鏡頭:電腦屏幕上一個小亮點緩緩移動,那是一個被監控的對象,他的身份、位置、狀態等盡在監視方掌握之中。這種監控就采用了無線射頻識別技術,英文為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簡稱RFID.

  維深電子是目前國內致力于無線射頻研究的一家公司。張革軍總裁告訴我,維深電子已將相關技術應用到國內的幾所小學,一方面是保護孩子的安全措施,另一方面也是針對孩子逃學的情況,使家長和老師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握孩子的厭學情緒。

  就在射頻識別不斷發展的時候,另一項識別技術也不甘落后,尤其在“9·11”事件之后得到了空前的發展,這就是生物識別技術。很多人在那些高科技電影里時常看見特工們憑指紋、虹膜、臉形、聲音進入核心禁區的情節。在普通人的看來,生物特征識別技術還帶有科幻色彩。其實,隨著技術的成熟,生物特征識別已經逐漸從神秘的研究室中走出來,開始滲透到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指紋識別技術,早已經在金融、教育、醫療、社保等領域廣泛應用。

  佛羅里達州有一種魚上午是雌性,下午是雄性,晚上又是雌性,但它絕不是我們生物課上學過的雌雄同體。性別差異大部分體現在性器官的不同功能上,性器官的兩大功能是性享樂和生育,如果這兩大功能并不一定需要在異性之間得到滿足,就沒必要分性別了。用進廢退是自然界的一般規律,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也無法擺脫。

  而性器官的這兩個功能正在逐漸被生物技術的發展所抵消。第一,讓男人生孩子是技術上可以實現的事。第二,人這種動物,他的情感宣泄有四種方式: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自戀,這四種方式都能有性快感。從這個角度上講,性別很可能會消失。

  至于男人生孩子的問題,不是現在的技術不能實現,而是整個人類社會還沒有做好準備去接受一個男媽媽生出來的孩子。比如《勞動法》沒有規定過男性生孩子的產假等問題,還有將來這個孩子怎么在有別于他的社會環境里生活等等。

  曾經有很多人罵我是個瘋狂的醫生,記得有一個專家對我說,現在我們社會有那么多癌癥、艾滋病患者都治不過來,我們的醫學資源應該首先配置給他們。

  其實我的初衷也是想讓一些病人能夠享受到科技進步的成果,為病人解決一些身心的問題。比如,一些切除了子宮或患血友病的女孩不能懷孕,可她們的丈夫愿意替她們生產。還有一些同性戀人和一些男變女后又結婚的妻子,我覺得應該為他們提供獲得生育能力的技術。

  人類是從單細胞動物逐漸發展到今天的狀態的,男女性別的分化是人類進化必然的結果。至少從目前的情況看,還沒有性別趨同的趨勢。

  人類社會中存在著同性、雙性等性行為,這些性行為不是今天才有的,在人類發展的歷史上早就存在,這一點,史書上就有記載。這也不是只有人類才有的,一些哺乳動物,例如某種猴子就有同性的性行為。

  對某些個體而言,變性可以,因為每個人在生長發育過程中都可能出現性別倒錯的情況,但這并非所有的人都可以這樣做。少數人的行為不代表一種趨勢。

  我們的社會之所以被稱為是一個進步、文明的社會,就是因為我們的主流文化對這些亞文化、邊緣文化沒有采取絕對排斥和貶低的態度。但他們并非社會的主流。

  至于幾十萬年以后人類將會是什么樣子?比如有人預言人類是不是會由機器人替代等等,這些都很難說,因為至少現在沒有更可靠的科學依據來證明這種假想。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體育健身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極速新聞網 www.kdxhgg.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8045899號-1

電腦版 | wap

创世纪心水论坛